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无闲事挂心头]

——费米、费曼,或者冯诺依曼

 
 
 

日志

 
 

[全面发展的科学家]  

2010-03-16 10:33:52|  分类: 都是我的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该文即将刊发于《新周刊》,版权原因暂只放节选,更多详情请关注《新周刊》,谢谢。在这里我就只放上费曼和玻尔的一些例子给大家消遣一下,刊发后再登全文。)

费曼常常说自己是一个“片面发展的人”,他觉得自己太偏向于科学而缺乏其它方面的“文化”。我们可以看看他究竟有多“片面”:他不仅研究物理学,还研究语言、研究桑巴鼓、研究裸体画、研究玛雅历史、研究急开锁(对,就是你忘带钥匙的那种)、研究收音机等等。费曼在巴西呆过一段时间,加入了一个叫“可巴卡班那的骗子”的桑巴乐团,在里面担任“邦戈鼓鼓手”,这个乐团获得了当年的嘉年华大奖,他后来甚至为旧金山的专业芭蕾舞团当过鼓手。费曼和一个艺术家两人约定“我教你量子力学,你教我绘画”,后来他还成功的举办过个人画展,如果你看到市面上有个叫“欧飞”的画家画,那就是费曼画的。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有一次决定举办一个文化讲座,主讲玛雅文化,而讲师就是花3个月破解谜题、成为了玛雅文化专家的费曼……

由于小时候的哲学熏陶,玻尔在写论文的时候特别讲究遣词造句,他可以不知疲倦的把一句话翻来覆去的斟酌,以寻求一个最佳的表达方式,为此他不在乎花费多长时间,有时候要考虑几个小时。你可以说他是对文章逻辑性的严谨,但是实际上他确实不是在意这个,而是文采。有一次帮玻尔记录口述内容的卡耳卡尔实在忍不住了说:“但是我们正在写的确实不是诗啊。”玻尔回答说:“但是我们所做的也许只和诗有表面的不同。”卡耳卡尔反驳:“你或许记得乔治-布兰代斯(丹麦哲学家)警告易卜生,凡是可以用散文表达的东西就不应该被写成诗。”然后这两人就谈论了数小时的布兰代斯和他的作品……

  评论这张
 
阅读(7037)|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