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无闲事挂心头]

——费米、费曼,或者冯诺依曼

 
 
 

日志

 
 

[鄢陵:小城之春]  

2010-03-25 12:36:35|  分类: 世界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与大部分中原县城不同,在鄢陵,绿色是最为常见的颜色。

如果走311国道,从许昌到鄢陵38公里,乘车需要20分钟。对于第一次来鄢陵的外地人,这20分钟的旅程就像是这个中原县城的形象展示:道路两旁几乎延绵不绝都是密密麻麻的园林基地。

“你们来得不是时候,这边没什么可看的。要是再晚些过来,这里就是个植物园。”46岁的程保建指着不远处的一片树林说。现在是冬天,绿色星星点点。程保建有些惋惜,春天离这片土地还有数周的时间,光秃秃的树枝无法弥补他心中的遗憾。

程保建是本地人,是一片3000亩园林的管理员,主要工作是负责修枝松土。在鄢陵62万的人口中,像程保建这样与花木打交道的人占去了三分之一。

鄢陵地处亚热带和北温带的过渡区,因为地势条件特殊,南北树木迁移只要在鄢陵栽种一段时间,成活率就能提高10~15%,这也使得鄢陵成为了国内最大的花木供应基地:在花木市场上,鄢陵花木在河南绿化市场的占有率为85%;在“三北”(东北、西北、华北)占有率为45%;全国市场的占有率为15%

鄢陵人很早就意识到了这种独特的地理优势。早在盛唐时期,鄢陵就出现了大型综合式园林的植物栽培,北宋时期皇家园林也在此落户。但是都城变迁之后,鄢陵没有再持续之前的兴盛,除了少数人,花木种植在这块土地上逐渐被人遗忘,鄢陵也开始慢慢淡出历史。

等到春天再次降临鄢陵,已经是90年代初以后的事情。在1000多年的试探摸索中,人们重新确认了“以花木改善生态,以生态承载旅游,以旅游激活三产”的复合发展路线。现在整个鄢陵的苗木覆盖面积超过了50%,拥有720多家花木企业,市场辐射27个省市区,围绕花木种植的运输、管理和服务等一系列的产业环节正在逐步完善成一条接近30亿元规模的庞大产业链。

这片871.6平方公里的土地于是得以从历史的寒冬中苏醒,然后重获新生。

 

 绿源

(在河南,路边烩面真是随处可见,作为一个典型南方人我当真吃不惯……)

[鄢陵:小城之春] - 芬必得 - [若无闲事挂心头]

程保建算是鄢陵第一批做花木生意的人,他的栽种史已经有28年,占去了他人生大部分的时间。在这之前,程保建出外打过工。他去过吉林、新疆和青海,都是在建筑工地当工人。早期工人待遇还不错,但程保建并不适应北部和西部的生存环境,他的评价只有一个字:“冷”。

28年前的鄢陵并不富裕,这也是程保建外出打工的原因。在历史的变迁中,这个小县城对于自己的定位有些模糊不清,60年代时这里曾经大兴工业项目建设,随后发展重心又逐渐变成农业和轻工,摇曳的环境很难让当地人找到留下来的借口。程保建最初也不过是在朋友的诱惑下成为了一名苗农,前提是朋友允诺这行“不辛苦,赚钱快”,而且也不需要在全国各地四处流窜。

早年在鄢陵选择栽种苗木的人多是依靠口碑,这种信赖关系并不容易建立。那时候,比程保建早一辈的鄢陵人依靠麻袋和双腿将最早一批的鄢陵苗木输往全国各地,建立了最为原始的商贸往来。等到程保建这一辈接班时,这种往来已经逐渐牢固,市场经济的肥料于是也顺其自然的融入了人与土地的关系中。

1982年的时候,劝其入行的朋友给程保建算过一笔细账:按照分田制度,程家上下有近8亩地,种小麦一年能赚2400元,种玉米一年能赚1200元,但是如果这全部种树,情况则截然不同。经过3年的成长,8亩地的利润能稳定在30000元左右,均摊下来,一年也有10000元的收入。而且此后苗木米径每长一公分,价格还要翻倍。其种植成本不过是几毛钱、一些水和几年自由生长的时间,远比种植小麦和玉米要划算。

这样的数据对于程保建很有说服力,自那以后他便决定不再外出务工。那一年程保建18岁。河南省一直是全国劳动力输出的前三名,大部分的鄢陵年轻人都憧憬着富裕的沿海城市和处在改革前沿的南方特区,他们都梦想着摆脱这片落后的土地挤进斑斓的都市生活。与那些外出打工的年轻人相比,程保建的留下于是多少有些异类。

那时候,鄢陵的苗木栽种刚刚重新兴起,市场仅仅局限在某几个村内,大部分人的态度仍旧采取保守的观望,并没有像程保建一样亲力亲为。在大家眼里,程保建是检验市场的小白鼠。程保建自己也说,其实他开始也只是想“做个试验”。

第一年,程保建并没有一口气将8亩地全部种上苗木,他对自己道听途说的种植技术还不是很有信心,所以只种了一亩地的榕桦树。其余7亩照常种的小麦和玉米,用以保底。等到2年后榕桦全部脱销,程保建的胆子才大了一些,一亩地变成了2亩地,种类也新增了国槐和垂柳。程保建说他不是一个胆子大的人。他的地直到1990年才几乎全部种满苗木,前后历时近8年。

 

 膨胀

(鄢陵的苗木交易中心遍地都是,此为最现代化最时尚的一处,俯视起来很像太阳能板)

       [鄢陵:小城之春] - 芬必得 - [若无闲事挂心头]

在鄢陵苗木种植的发展史上,80年中后期是一个觉醒时期,许多鄢陵人是在这个时期意识到苗木种植是门好生意。程保建记得他最早开始种植苗木时,村里只有3人能和他交流经验,4个人正好一桌麻将牌,后来的情形则慢慢演变成中午随便出去吃个饭都能和人就苗木聊上一个下午。

种植的人开始多起来,这样的局面或多或少跟程保建这样的先行试验者有着直接和间接的关系,因为它关联财富:种植苗木之后,程保建的年收入是鄢陵平均水平好几倍,很快就发家致富,他买了车也盖了楼,成为了他们村为数不多的“有钱人”。

和所有行业一样,当一个全新的市场被证明行之有效之时,财富之门的种子便在所有人的心中生根发芽。从80年代末到90年代末的10年之间,鄢陵的苗木覆盖面积从几万亩迅速发展到了20万亩,从业人员也有几千人蹿升到了数万人,311国道几乎一夜之间就变成了绿色。

程保建现在回想起来,这种速度确实有些不可思议。在鄢陵,大部分人并没有太多的土地,一户一般也就10亩左右,全县20万亩的种植面积90%以上其实都是由这些散户组成。

这有些像核反应堆里的链式反应,程保建就是那颗轰击原子核的中子,要不了多久,这片土地就能因此释放出巨大的能量,只是所有人都不清楚它爆炸的临界点。

苗木一车车的从鄢陵发往全国各地,无论种什么,也照样有人埋单。土地面积决定产量以后,人们于是开始缩短苗木之间的行间距,以此来大幅提升数量。开始是相隔一米,后来改成半米,再后来又改为了1/4米。当程保建看到有人以“种麦子的密度在种苗木”时,他隐隐的感觉到这种狂热离边界已经不太遥远。

2000年的时候,全国各地都在进行道路施工建设,银杏的销售当年格外好,3公分一株叫价已经接近25元。最为普通的垂柳,当时一小枝也已卖到了3元。许多鄢陵人错过了这个几乎可以载入史册的价格,他们并没有将苗木出手,而是选择了观望,他们期待着第二年商人们出更高的价格,以便赚取更为丰厚的利润。

临界点第二年开春被突破,市场行情急转直下。所有的工程商像约好的一般不再对苗木感兴趣。到了2002年,这种负面的情绪进一步蔓延,原先炙手可热的树木瞬间由商品变成了风景。

程保建此前也有所保留,值得庆幸的是他很早就做了防范,种了门类繁多的树,以此来降低风险。但即使如此,程保建也依然亏损很多:他在1999年以1.8元一枝的价格引进的柳条3年后让他损失惨重,最后以几毛钱的价格处理掉;他高峰时期保留下来的国槐同样逃脱不了厄运,最终也以几近每株一元的价格成交。

其他的人就没有这么好运,跟风逐利的人大多在此次劫难中血本无归。有的人看着逐渐变粗的苗木整整一天无言以对,第二天一咬牙便将其连根拔起或者付之一炬,并且发誓从此再不栽种。

 

 成长

(这个小城因为花木繁盛而迅速致富,现在房地产已经成为了当地第三大支柱产业,均价已接近2000元。) 

[鄢陵:小城之春] - 芬必得 - [若无闲事挂心头]

于发科是少数逃脱那次厄运的人,他和程保建一样也预计到了最坏的结果。

于发科和妻子张新枝于1984年创立了新科园林苗木基地,两人是同学,都毕业于鄢陵县农机校。因为有专业背景,加上长久的经营经验,于发科能大致预测市场行情。他将苗木生意总结为“炒股票”:低买高卖——市面上哪个树种便宜就引进哪个,贵的只卖不买。

于发科说,种树有一个培育期,今年种的树要数年后才能成为商品,但是数年后的市场反应难以预测,现在行情好的商品,几年后就会因为周期跌入波谷,行情不好的则恰恰相反。

于发科是和鄢陵一起成长起来的人。从1984年创立公司到现在,他的身份发生了很多变化。1984年到1996年,他是苗农,主业是和妻子张新枝一起研究花木栽种技术。公司最初主攻桧柏造型,方圆数里无人出其左右。

1996年到2005年,于发科的身份是老板,主业是依靠土地租赁扩大新科园林的产业规模。他以每亩每年600元的价格向其他农户征用土地栽种苗木,这种圈地运动是大部分鄢陵苗木企业扩大规模最行之有效的方式,只要价格可以谈拢,土地出让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这段时间里,新科园林的土地规模由20亩变成了100多亩,种植种类包括皂角、海棠、桧柏、腊梅等数十个品种。

2005年到现在,于发科的身份是花木经济人,主业是利用已有的资源渠道帮助同行接单和补单,以及去各地物色收藏一些因拆迁而将被移植的大树。于发科的商业逻辑是,大树抗风险指数高,而且像古董一样,不会贬值,反有升值空间。

在花木种植成为鄢陵的主要经济生态之后,最早那批经营苗木的生意的人大多和于发科一样迅速转职。转型花木经济人在鄢陵最为普遍,人数接近5000人,他们手头都握有一定的资源便于相互整合,还有一些专包工程项目,收入相当可观。另外一部分人转型去做了花木服务,这里面就包括物流运输、园林管理、工具肥料等等。程保建有一部分生意就来自于此,他主要从事苗木的季节性管理,服务对象是许昌市的几所高校,春天的时候他会去帮忙修枝施肥,夏天的时候则会去帮忙除虫撒药。

站在县政府的角度,劫难和转型属于“成长的烦恼”,对于鄢陵来说,它们都是一个好的开始:劫难扫清了短期的逐利之人,增强了有抗风险能力的企业的竞争力,转型则使得原本处在一个平面的行业全面立体多元了起来。

2005年,鄢陵县开始着手收编像程保建这样的苗木散户,然后集中土地资源提供给招商引资进来的外地大型苗木企业。程保建的8亩地于2007年被鄢陵县政府征收, 一亩地一年的补偿金为680元,政府可以安排他在征用企业的园区打工,待遇从优。

半年以后,全县聚集起来的土地在鄢陵县政府的规划下变成了占地近10万亩的名优花木园区,吸引了包括九洲园林、鑫地苗木在内的一大批外地园林企业的进驻。

 

未来

(鄢陵当地人都很悠闲,春夏较忙,秋冬出行,当地人有少数已经乘着空闲游遍了中国,下一站已经放眼日韩了,走出亚洲是迟早的事……)

[鄢陵:小城之春] - 芬必得 - [若无闲事挂心头] 

于发科记得每年春夏的时候,贯穿鄢陵的311国道总是非常热闹,38公里的路段看上去就是一个露天的集贸市场:全国各地的苗木采购人都会前来挑选种类,鄢陵本地所有的苗农也都会将他们种植的苗木汇聚到了这里。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2001年举办鄢陵第一届花博会之后才算结束。

场地变换以后,于发科有些不习惯。他的新科园林就在311国道旁边,之前出门就能做的生意,现在生生往东挪了数公里,这多少给他增添了些麻烦,一些大型的花木运输足以让他头疼。但他依然很乐意,因为这是鄢陵和外地的一个商业接口。

鄢陵很欢迎外地人,这是任何一个处在发展中城市的特点。外地人理解花博会,将它称作鄢陵的城市名片,本地人的理解,这就是一个政府打造的整合资源的交易平台。在这里,外地人不被定性为入侵者,他们大多是来做生意的。除了树,没什么对他们构成吸引力。在这里,人都是次要的,树才是一切的中心。

外地大企业的进驻对于程保建来说并没有什么坏处,他选择在一家规模上亿的外地苗木企业打工,对方开出的工资是月薪1000元,包吃包住,不定期上班。程保建粗略的算了一下年收入,把补偿金算在内,折合一年能赚10000元左右,算是非常可观的收入。

对于于发科来说,这些大企业们则多少让他这样的小老板感到一丝紧迫。名优花木园就在新科园林的对面,从3楼的窗户里就能一览无遗,两个不同量级的园区相隔只有一条马路。这些外来的巨头们有着雄厚的资金投入研发,他们的技术给像于发科这样的本地老板带来了不小的震撼。大企业的商业模式也并非单一靠苗木获取,而是建立生态园,多元化拓展业务,这也给当地陈旧的绿林商业链注入了一丝活力。

但是硬件条件直接决定着竞争力。名优花木园大到管理面积,小到树与树之间的行间距都有着详实的规划,于发科的园林规模显然没有入驻的企业那么财大气粗,连小小的温棚看上去都有些捉襟见肘。另外,新科园林的地绝大多数也都是租用的,价格和政府的补偿金不相上下。在政府一次性征用10万亩耕地之后,可供新科园林所征用的地就减少了,若要正常发展,稀缺的土地资源将会大幅的提升扩张成本。

比新科园林小的企业在鄢陵不乏少数,名优花木园的强势介入使得这些企业的未来变的不明朗起来。不过于发科还是看得很开,他说新科园林是花费了26年辛苦经营起来的苗木企业,发展至今已经占地400亩,引进品类300余种,是当地存在时间最长的苗木企业之一。那些外来的企业大部分原本并不是以苗木种植为主,许多都是以承包建筑工程为主要业务,他们虽然有着先进的技术,但是却缺乏种植苗木的经验。

正面竞争新科园林很难占到什么业务上的便宜,于发科现在想走差异化的路子,他在着手收集腊梅,他想把新科园林做成鄢陵最大最全的腊梅园区。“都说‘鄢陵腊梅冠天下’,我都没看见有什么好的腊梅,说这话我都没底气。”于发科说。但是他知道,即使要看那也是明年春天的事情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