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无闲事挂心头]

——费米、费曼,或者冯诺依曼

 
 
 

日志

 
 

[Lacrimosa]  

2009-11-29 00:20:00|  分类: 迪斯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我还是一个青涩少年的时候,有人拿了一张《Stille》给我听,从此我就被这支德国乐队毒害得心智不全。

很显然,深夜独自在家听Lacrimosa,把音量调到耳朵承受的极限,是一件无比爽快的事情。Tilo的声音从黑暗的木地板上带有混音效果的反射到我的耳朵里,我简直觉得自己感动得要哭,这种偏激的情绪直到楼下的老太太上来敲门告诉我“现在是凌晨一点”才会结束。

在我慢慢陷入黑暗哥特金属无法自拔的同时,我觉得自己有生之年应该去一趟法兰克福或者瑞士的“Hall of Sermon”,这和藏人不远千里朝圣的心态多少有些相似。可惜我从小并不巧舌如簧,语言天赋仅仅局限在开黄色玩笑上,这个愿望也就逐渐离我远去。2006年,Lacrimosa在上海办现场时,我曾经萌生出“如果这次不去,这辈子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了”的念头,但是这种强大的个人意志最终被更为强大的集体意志所摧毁:我们学校迎评估,学生必须遵守一切荒唐的校纪校规。我伤心了好一阵,或许觉得从此无缘,我音乐取向都转向了民谣,从吉他中国到OldHeaven.com,我无视朋克的穿越了……

好吧,我今天确实看了Lacrimosa的现场,我很激动,像最初听到《Stille》一样,我在黑暗而狭小的空间里摇头晃脑并且高举着我的金属手势不断摇摆,我嘶吼扭动,那些陈年的脂肪在我的肚子上被激动的青春排挤得吱吱作响,而我也浑然不觉。我周遭的人大多和我一样,有一个女孩甚至从头摇摆到结束,期间返场三次间隙休息也没忘记做出金属手势,其粉丝精神值得广大同胞们学习。

可惜的是,我的相机坏了拿去维修,没有照片。这是一件糟糕的事情,多年以后,当我表皮下垂、银发披肩时,我甚至很难记起我这晚干了什么。毕竟老年人不是只看一篇BLOG文章就能记得一切的。

操,我真想上去献花呀……


  评论这张
 
阅读(3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