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无闲事挂心头]

——费米、费曼,或者冯诺依曼

 
 
 

日志

 
 

[栗宪庭]  

2010-03-05 23:25:00|  分类: 小九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栗宪庭] - 芬必得 - [若无闲事挂心头]

去了宋庄4次,每次见到老栗基本上他都琐事缠身,有老远来的艺术家,有政府的人和他谈合作,也有像我这样不请自到的“打扰”他的人。地点在变,话题在变,不变的是老栗面前总会摆着一个装满烟头的烟灰缸。老栗说他没有烟就没法高谈阔论,所以他很不喜欢香港和新加坡,这两个地方道德洁癖到制定了采访时不能抽烟的制度,这让老栗经常发挥失常。

几乎所有当代艺术圈的人来宋庄都会朝圣一样的去找老栗,原因各异而结果一致:老栗很忙。老栗有多忙?所有他的朋友会回答你:“很忙很忙。”你跟他约时间他就笑笑说好,一眨眼却消失在人群中。老栗自嘲自己身材小巧,每每谈及此话题,他脸上总是挂起一副对不起广大文艺女青年的表情。只是他没想到,有时候劣势也是优势,虽然文艺女青年投怀送抱的那一刻势必会因为老栗处于视平线以下而失望,但是这等身材适逢场合消失起来自是迅疾于无形,辩证的看问题不过如此。

和廖文聊天的时候,她说老栗是个“烂好人”,对外就说不出一个“不”字。这种不懂“拒绝”的性格多多少少让这个原本单纯的家庭时常陷入到困窘的境地。而廖文的名声在宋庄圈里“不好”,就是因为她必须代替老栗担当起“拒绝”的责任。一个唱红脸,一个唱黑脸,这出戏才有看头。

朋友形容老栗很软,几乎很少看见他发脾气。这是对外,对自己人,老栗基本上都不心慈手软,为的却是那些与自己毫无干系的人。廖文和老栗的争吵大部分时候就是为了这些与他们的生活几乎完全不相干的人。廖文说这些人就是《西游记》里的妖精,组团过来就是想吃一口唐僧肉。在他们的幻想里,受到老栗的点拨,轻则任督双通,重则长生不老。老栗有时候心理也明白,他说急功近利可以理解,利用宋庄他也能理解,60岁的人了,什么都见过,没什么理解不了的。不过老栗即使明白,面对两行夺眶的热泪他还是无比的缺乏自制力,廖文说这是典型的性格缺陷,谁也帮不了他。早个三年,两人为了杂事争执,气头上还会拳脚相见,现在年纪大了,武打片没法上演,只能逐渐演变成伦理片。廖文说,两人都太压抑,吵架是两人唯一发泄压力的方式。

廖文跟着老栗来宋庄的时候,老栗允诺说要过一个安静的生活,廖文现在想起来,她觉得自己就是被老栗忽悠了,而且还很彻底。早期因为杂事多吵架时还经常会说“搬”,现在两人几乎很少再提及这个词,他们心里都明白,种子一旦发芽就不再有选择的权力。但是两人显然都不满意现在的生活,不相干的杂事充斥着两人的时间表,他们几乎都没有精力闲下来思考自己的事情。老栗老了睡眠不好,每天中午左右起床糊上两口后就开始“接客”,傍晚吃个饭再接着接,一直持续到深夜12点左右。12点以后,老栗终于有自己的时间可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要做的事,不过想着想着就会犯困,效率也不高,偶尔还会有踏夜而来的陌生来客杀他个措手不及,整个夜晚随即泡汤。

老栗现在最怀念的是2003年。那一年非典,宋庄被封,没人进得来。没有杂人找他,廖文也出去活动了,家里就他一人。老栗于是每天坐在院子里,让阳光覆盖在自己身上,晒累了就泡点茶品品,然后自己做个饭吃。那段时间老栗的作息都变得出奇的正常,整个人的气色也很好,老栗说那种生活状态才是他搬来宋庄的初衷。可惜的是,他所憧憬的宋庄生活在短短两个月之后便匆匆结束了。自那之后,他便再也没有闲下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