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若无闲事挂心头]

——费米、费曼,或者冯诺依曼

 
 
 

日志

 
 

[我们都是A调的人]  

2010-04-07 11:29:37|  分类: 妇喧琐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9.05.16 01:43:00
 快
 
我们坐在黑暗里,看着地上破碎的光
它们在人群的脚步下小心移动
向着高楼坠落的方向逃走
街边的女人在追逐它
男人躲在阴影里追逐女人
他们跃过的地方长满了玫瑰和电影票
也许还有另一个人的眼泪
像北方的雨,很快
很快,一杯咖啡的时间,或者更短 


2008.04.13 02:02:00 
 4.13 凌晨一点
  
凌晨一点跨过路灯的女人
会躲在街边的角落里盘算她得到过的吻
她的愿望是成为一个在被窝里狩猎的老猎人
用沧桑的嘴唇捕获每一个人的晚上
也许她想找条舌头来填补她的唇腔
或者仅仅只是想在夜晚叫喊
用高亢的声音
在一个5平米小房间的轰鸣中徇情 


2008.04.01 03:36:00 
 9:30公车
  
让惯性把身体舒展
然后保持,在拥挤的公车上
用一排一样的脸使自己躲起来不被发现
像蛰伏起来的蛇,这个寒冷的雨天
有人撑伞也有人旁若无人
他们穿梭在自己的倒影里并且在公车蒙雾的玻璃上支解
无论平稳还是颠簸
都逐渐消失在一排绿灯的后面 


2007.11.27 12:27:00 
 伤
 
错过地铁的男人
因为手上情人的花朵而伤心
他的哭声细细的从围巾里溢出来
一阵一阵,让整个隧道都开始抽泣
坐在长椅上候车的人会被感染
他们把头埋进高领外套里或者不停的喝水
以此来掩饰自己的悲伤
灯光于是更加黯淡,在这个12度的夜晚
不断熄灭,一盏一盏
直到只有烟头的亮光
直到男人手上的花朵全部凋谢


2007.11.25 13:30:00 
 三十女人的兴致
 
从你的左手边开始触碰桌上的杯子
即使里边没有水也可以感受到它的温度
闭上眼睛猜猜里面的东西
牛奶、咖啡或者热可可
类似的选择需要耐性
但这样的时间不能太长
穿长筒袜的服务员会觉得你在开玩笑
其他的客人也会觉得你是一个奇怪的人
鄙夷和皱纹会爬上他们的脸
这并不是什么来自远方的消息
离你只有方寸之间
把这种沮丧折叠起来包进刚擦过嘴的纸巾里
这才是矜持女人的做法


2007.08.24 11:44:00 
 23:44 T89
 
让我想一想,这捏在手里的火车票
上面有花边、指纹和黑色的油墨
还有一点远方朋友的味道
或许它也被隔壁的小孩折成了一只千纸鹤
这仅有的一点情愫
我并没有放弃寻找它,在黑色的售票大厅里
一点一点,即使它已经被撕坏
即使它被悲痛的情侣亲手烧毁


2007.08.21 11:29:00 
 天气预报
 
我们三个席地坐着,面对面
用茶杯相互打扰并且说着关于海的故事
凌乱,但是能闻到咸腥的味道
反复唱咏的人在我们身边坐下
他们额上的经络指引着波涛的方向
那里有狂风、暴雨,或者别的什么令人恐惧的事情
灾难把他们凝结到一起,这如此巨大的力量
如果用它来摧毁身边的信仰
应该也会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2007.05.23 15:36:26 
 热
 
把滚动的云摘下来放进嘴里
并非像冰淇凌一样容易融化
在里面的人即使凉爽也不会想到它
除非它开始膨胀
然后占满整个房间
睡熟的女人是感觉不到的
她们只会在梦境里互相撕咬
那些疼痛让她们恐惧,让她们寒冷
即使是在如此炎热的下午
也不会那么容易消释


2008.02.17 22:48:00 
 食
 
红酒、蛋糕和巧克力球
胖厨师的刀不一定锋利过女人的笑
拿起餐刀和纸巾像拾起一张张英俊的脸
优雅的把自己伪装在女人的雀斑里
慢慢欣赏,美味的鹅肝
让它消失在一排牙齿的后面
剩下男人的脸和女人的咀嚼声
空荡的桌面比没有玫瑰花的夜晚更加惆怅
仿佛一颗糖在嘴里却没有化开


2007.04.26 10:41:17 
 归
 
在某个喝醉的晚上
鞋子没有紧贴地面的人会以为她在飞
等到春天已经过去
激起的尘土里没有了雨点的腥味
她才开始缓慢下来
却也没有多久
没有多久她又开始重新加速
像她先前喝醉的样子
想一想,也许
时间已经不多了


2007.02.04 00:05:05 
 等
那个女人在灯下背对着
我看不清楚她的脸,却终究是在哭泣
这飘来的声音吸收了空气里的水分
听起来比邻家哭泣的孩子要伤感
失恋的男人会由于被感染而驻足
女人们则多半陶醉在往事里
其他的人也好奇的参与进来,越来越多
喜欢的,不喜欢的都那么站着
继续站着,排起一条长队


2007.01.27 11:06:59 
 静
 
在梦里,隔壁的孩子有着一副好的嗓音
他的歌声沿着狭窄的楼梯蜿蜒
轻盈而不四散弹开
我坐在家里敞开我的门
那温暖就可以飘到我的心上
和那远方寂寞的人一起
在黑暗里诉说旅行者的故事


2006.12.26 23:06:37 
 她的名字 
让我想一想
她的名字,卷起的舌头和扁平的嘴唇
是的,她是叫那个名字
即使有些犹豫,也能被人记起
和所有人一样
无助的眼神,蓬松的头发
没有谁能帮助她
再想一想,你会觉得
她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7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